武夷新闻

-南平新兴媒体

“钢铁直男”拍了拍美妆达人,你的假睫毛是这样做出来的

来源:武夷新闻

编者按:2020年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之年。今年6月,东方网推出系列报道《了不起的小镇》第一季,在长三角地区,我们通过图文、视频、直播带货等形式,全面呈现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过程中,小城镇对大中国的贡献。


即日起,《了不起的小镇》第二季正式上线。报道聚焦我国北方的特色小镇,关注他们的前世今生与未来发展。同时,我们也将用视频和文字的形式,记录小镇产业发展过程中所涌现的匠人精神和有趣故事。


今日是《了不起的小镇》第二季的第一站——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镇。


下周,我们还将把第二季小镇的产品搬进直播间,以带货的方式为您全方位呈现小镇经济的特色产品,敬请期待。


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 卞英豪 马旭 蔡黄浩 丁一涵


适逢佳节,在上海打拼多年的卢璇,回老家参加闺蜜婚礼。临行前,她把一盒小物件放进了梳妆包——这既是她素日里的“美丽密码”,也是她给闺蜜带去的“小惊喜”。


千里之外的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镇,“钢铁直男”陈春杰在自己的眼睛上“种”了一副自己公司研发的假睫毛,他正在实测的这款产品,是多位欧美女星所热衷的产品,也是“上班族”卢璇梳妆包内的同款。


“小酒窝,长睫毛。”流行歌曲中那“迷人的无可救药”的“最美记号”,在现实中似乎找到了参考答案——一款款别致的假睫毛,正成为都市女性追求美丽的“小确幸”。


假睫毛是怎样炼成的?如何鉴别优质的假睫毛?在大泽山镇——这个生产了全国80%的假睫毛,同时占据全球70%市场的“睫毛小镇”,正在努力向全球女性展现假睫毛的真手艺。


种土豆的农民做出好莱坞的假睫毛


作为女性的独特妆饰,假睫毛可谓历史悠久。早在公元前100年,古罗马就有了关于假睫毛的记载。当时,古罗马的女性使用烧焦的玫瑰花瓣和枣核,与煤灰和锑粉混合,涂抹在睫毛上,以此来展示自己的忠贞。


现代女性使用假睫毛可以追溯到1916年。在“美国电影之父”格里菲斯执导的《党同伐异》中,女演员希娜·欧文在表演时贴上了假睫毛。这款假睫毛由人工毛发组成。有趣的是,她使用的胶水是用来粘贴男演员假胡子的。格里菲斯称欧文的睫毛“像扇子般拂拭着眼帘”。


好莱坞女星的妆容迅速引发了效仿。20世纪30年代起,假睫毛在欧美女性中已是广泛盛行。据统计,在20世纪60年代,美国假睫毛制造商Andrea生产出了20多款不同的假睫毛,其累计销量超过2000万副。“在大泽山镇,至少有上千种不同款式的假睫毛正在量产,并销往全球的各个角落。”如今,在中国,假睫毛已是万千都市女性的心头所好。与此同时,“中国制造”的假睫毛也正在风靡全球。


1998年,群山环伺的大泽山镇,人们普遍以务农为主。当地人高善敏从亲戚口中得知了一门“很赚钱”的生意。在当时的长乐镇,(注:长乐镇已与大泽山镇合并成为今日的大泽山镇)他“秘密”开设了一家假睫毛工厂。这座工厂的前身是做假发的,厂里的工人有的是种土豆的,有的是种葡萄的。


“那时候,假睫毛是工人一根根贴上去的。假睫毛的生意则是一步步跑出来的。”那一年,高善敏跑遍广州、深圳、义乌、武汉等城市,将一盒盒小小的“假睫毛”推介到了全中国。“当时,中国的大城市里有5000万名适龄女性,算她们一年戴10副假睫毛,那时的市场年需求量就是5亿副。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。”


1998年,“第一批吃螃蟹”的高善敏的年收入已多达20多万元。当他开着新车回到村里,“秘密”再也守不住了。大泽山镇的假睫毛产业就此铺开,而大泽山的假睫毛也开启了其风靡全球之路。


小睫毛,大生意


2013年,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曾展出了一副“水果姐”(Katy Perry)戴过的假睫毛。这副假睫毛由诞生于1946年的Eylure公司提供。Eylure还曾为伊丽莎白·泰勒,妮可·基德曼提供假睫毛。其同样也为英国皇室的提供特供产品。


但你或许不知道的是,包括Eylure在内,这些让各路欧美女星“电力十足”的假睫毛,大多拥有同一个标签——大泽山出品。


目前,人口大约6万余人的大泽山镇,拥有专业假睫毛加工户800余家。其假睫毛产量占据全球市场的70%。“大泽山的假睫毛漂洋过海,贴上名牌,就成了令欧美女性趋之若鹜的美妆产品”


刚过而立之年的陈春杰,是大泽山假睫毛产业的一员。大学毕业后,陈春杰曾当过船员,几年前,他回到了从小长大的大泽山镇,干起了假睫毛生意。


“在大泽山做假睫毛,你能想到的产业的方方面面这里都有。”据悉,目前,大泽山镇已形成完整的睫毛产业链。对陈春杰来说,在一套完全成熟的模式面前,他要做的是用创新来“破局”。


一个小小的假睫毛如何创新?陈春杰有他自己的生意经。


“没有女生不爱美,但会有女生嫌麻烦。比如,有些用胶水的假睫毛,在拼接时需要费一点功夫,就会让一些女生望而却步。”在发现了用户的“痛点”后,以陈春杰为代表的大泽山人很快想到了应对之策。


如今在陈春杰的工厂,一款款“磁力假睫毛”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“不用胶水,这款就能和女生的眼睑无缝衔接。”不出意外,这一系列的创新产品已经成为了当下国内外的“爆款”。在海外电商平台亚马逊上,“磁力假睫毛”成为疫情期间热度和销量增幅最大美妆产品,而这些品牌大多由陈春杰以及大泽山的工厂代工。


与20多年前的“睫毛一代”高善敏们所不同的是,像陈春杰这样的大泽山“睫毛二代”也将更多科技的元素融入了生产。除了随处可见的机器装订外,机械识别、3D打印等全新的技术让“假睫毛”生产更智能,也让产品更贴近用户的需求。


一系列的创新也为陈春杰成功打开了市场。据他介绍,其管理的欣瞳汇睫毛厂平均日成交量高达5万盒左右,其中多达8成的客户来自海外5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
好的假睫毛是怎样炼成的?


当然,产品的创新仅仅只是大泽山假睫毛驰名海外的原因之一。在陈春杰看来,大泽山的假睫毛备受欢迎的根本原因还是源自其“匠心”。


一个小小的假睫毛,从原材料到出厂,需要经过3个车间,超过10道工序,才能真正成为女生眼睑上的“小美丽”。


在十几道工序中,几乎每一步都大有讲究。例如,在完成睫毛的剪裁后,工人会将已有形状的产品进行“卷管”,此时,卷管的角度和力度将直接决定睫毛的卷翘程度。而陈春杰厂内的熟练工,可以精确地掌握其中的“窍门”——怎么卷就怎么翘。


从事假睫毛行业至今,陈春杰有个不变的习惯,就是在客户定制的产品出厂前亲自进行试戴。而在试戴过程中,也让他这个钢铁直男对假睫毛有了独特的理解。


“好的假睫毛首先原材料得过关,这直接决定了假睫毛的质量。”陈春杰介绍,假睫毛的质量也有多个评判角度,“首先其定型效果要持久,如果一款假睫毛用了一天就变形了,是无法符合我们的质量要求的。“其次是嫁接要自然,好的假睫毛你是无法看出它的‘假’,它就像天然的睫毛一样自然。”


款式上,假睫毛有对毛、密排之分;材质上,有水貂毛、马毛、化纤、亚克力等各种不同的用料;在长度、密度、弯度等不同维度,假睫毛也有难以计数的多种款式。不过,在陈春杰看来,无论款式如何迭代,最好的假睫毛类型有且只有一种——适合用户的。


从事假睫毛行业数年来,陈春杰也在实践总结出了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,例如,长度12-16毫米,根数多,排布密集的产品更受欧美女性青睐,而包括中国、日韩等国在内的东方女性则更喜欢8-12毫米,卷曲度较小,根数较少的款式。


“听到客户的好评,看到用户的点赞,让我相信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如同一代又一代的大泽山从业者,陈春杰同样把假睫毛产业作为其所视作其追逐的梦想,而女性美丽的容颜正是那理想的源泉。


“期待女生戴上我们的假睫毛后,能展现出更为迷人的双眸。也期待那精致美好的妆容,能为广大女性带来快乐、自信、勇气。”